韩志冰官方网站
中国美术家网建站

        东华禅寺500罗汉刻画记

        作者:垚治2020-11-06 16:37:47 来源:中国版画家网

          文/垚治

          2018年农历二月初八,六祖慧能大师诞辰日。夜梦中,我于梦境腾云驾雾来到了从未去过的一座仙境佛国寺庙。清晨醒来,梦里一对偈子还在牵引着我:“祖堂坐听溪流入定千年寺,净土禅修仁慈正法人间师。”趁梦境还未散去,于是,我把该月的所有工作都推辞了,在会所闭关静心创作梦境《梦回东华图》。

          4月底,《梦回东华图》创作完,受邀参加全球“问禅之路”慈善拍卖.东华禅寺首站启动活动。29日中午,我从北京乘机飞往广东。到东华禅寺时已经天黑了,能感受到这里的山峦楼阁都依稀在梦境里出现过……我内心满足而喜悦,终于来到了梦中佛国——中国东华禅寺。

          那一夜,我站在走廊许久许久……可能我所有的思绪都蕴藏在那晚的诗里。

          《梦回东华》

             文/ 垚治


          我是一个流浪的人,

          多希望我是路边干枯的木枝,

          被你不经意拾起。


          我愿在你期盼的目光下, 

          为你煮上一壶老茶, 

          直到变成你遗落在这土地里的灰烬。


          在火光里, 

          我看到你流离中依然明净的眼睛, 

          承载了对这世界的感激。


          我是一个流浪的人, 

          多希望我是你手边破旧的布袋, 

          被你无数次的翻看。


          我愿在你干燥的指间,

          装下你捡拾的器件, 

          直到变成你叹息中舍弃的碎片。 


          在阳光下, 

          我看到你衰老后依然热情的面孔, 

          镌刻著对岁月的怀念。 

          第一次我听见你说,

          等待了五百年的相遇。


          摸著花白的胡须,

          才发现我这个流浪的人。

          守候了三生三世,

          就是为了你这个拾荒的人。


          这一世,

          我要做你坚毅的目光, 

          做你热血的心脏。

          和你一起穿过沧桑,

          只为你这个古老的拾荒的人。


          在寺里期间,东华禅寺书画院执行院长龙翔居士对我说,:“可不可以给大家讲座啊”,我也欣然同意。于是安排在“养正堂”讲座,我讲的题目是《本我》,期间有很多大德居士和出家法师说出自己心中的困惑,我也尽所能一一解答。

          讲座快结束时一位法师说:“李老师您好,我是负责了尘阁的释正慧法师,现在我们了尘阁供奉了500罗汉,能量也很大……是否更深入地融入传统文化艺术呢?”。

          “我刚来到圣地还不熟悉,不敢多言。要不等讲座结束后我和您去参观看看,有什么好的想法我们在探讨,再给大和尚汇报,您看好不好?”我回答到。

          讲座结束后,在释正慧法师的引领下,我们一起走进了罗汉堂,堂内四壁暗格内供奉着陶瓷绘制的500罗汉菩萨,庄严肃穆。瞬间内心被这股强大的能量包裹着,我一时想不到我能做点什么,所以我也没敢多说什么。

          夜渐渐黑了,躺在床上无法入睡,不知道是这股能量还在加持着我呢?还是什么原因。于是我走出房门,久久地凝视着眼前这座阁楼“了尘阁”。心神安详而悠惬,不知觉间浑身充满力量。于是,回房展纸着墨,一首《了尘赋》就这样诞生了……

          《了尘赋》

          文/垚治

          戊戌四月廿七日,于京至东华禅寺。数日,夜观了尘阁楼,作此篇!

          东华山中耀佛光,烟横百里云霄中。灵鹫寺里遗智药,六祖禅宗怀慧能。南国圣地映红霞,古寺何神斧凿雄?万行法师通日月,了尘屹立三界中。

          秀水添明媚,松木捧芳菲,绝壁参禅阁楼美,惊叹神仙绘!梦里云游几回遇?闭关修行,诵经入定,但求长住不思归!

          断崖托语舞霓裳,古藤有意翁源访。 东华山脉韵,了尘阁楼奇。万丈描绝绘,千年色未蚀。五色土,风水宝地,至今未解疑!览阡陌溪流,沐徐徐清风。千人朝拜!祈盼神灵佑。

          三圣洞中,法师得道万人护;佛陀座下,五百罗汉皆赐福;报恩堂前,寒衣换了香一柱。

          卧佛慈祥双环月,细听阁楼念佛歌。睡狮远近千峰翠,弥勒喜迎双掌合。心枷破除,田园重塑,丰收畅饮茶千壶。十年春秋岁月峥嵘,一切都变了!建寺安僧,招得瀛寰慕。修行圣地,僧俗共唱光明赋。梦飞扬!阁楼倚山,两山风光绣画廊。山花烂漫,一池清影醉仙乡。朱砂画柱福高照,吊角高扬水作梯。千年逸韵青云上, 楼层试比白云齐。

          我共蓬船醉绿洲,影入清波了尘枝。代代客来留怅叹,夜夜静听孔雀啼。灵鹫山下何倾述?最爱扁舟长镜里。东华山中,了尘阁楼。楼在画中画中楼,画在山中山中画。试问!千古阁楼有几多?

          (了尘赋书法作品局部图)

          罢墨,寺里早课的钟声敲响了,我也随着这钟声入梦东华。

          次日,我离开了东华禅寺前往芬兰画展。这里是圣诞老人的故乡,随处可见圣诞老人的雕像。雕像艺术在西方国家发展的比较好,特别是在文艺复兴影响下更是炉火纯青。对于艺术的传承,我坐在教堂陷入了深深的沉思。

          在历史时空隧道傲游,思绪拉的好长好长……其实,严格推论的话,雕塑的鼻祖是宋仁宗时期的发明家毕昇,他发明了活字印刷术。从最开始的文字印刷,演变到平面刻画印刷,最终形成立体雕塑。如果要追终溯源传承传统文化而言,这就是我国的四大发明之一——活字印刷术。我不知道我的推断是否正确,穿越了千年,我又回到当代。

          此时,我的脑海里又呈现出东华禅寺的一尊尊彩绘罗汉陶瓷塑像。那500罗汉怎样运用这项技术呢?于是我想到了中国绘画的白描……随后我咨询相关专家和查阅了各种资料,中国木刻版画已有上千年历史。创作版画则兴起于20世纪30年代,经鲁迅提倡,后来取得了巨大发展。但是,无一人系统地完成创作500罗汉木刻版画。这使我内心无比的兴奋和喜悦,可是创作500罗汉木刻版画的工作量之大和技术含量之高是有相当大的难度的。

          不管怎样我还是做了方案,在给释正慧法师和龙翔居士的方案中,我在前面增加了几个方案。比如,书写500罗汉偈子等。很快,释正慧法师和龙翔居士回复:“师父觉得500罗汉木刻版画很好,请李老师来东华禅寺商议创作。”

          忽然之间,我变得好沉重。因为这是一个历史责任,一定要做好。画展结束后,我再次来到了东华禅寺,在释正慧法师和龙翔居士的参与商议下,很快就和万行大和尚确定了500罗汉创作事宜。

          在准备离开时,又参与主持东华禅寺爱国馆的后期设计工作,在原有的基础上做了部分调整和融合。每天指导设计工作之余,就是走进罗汉堂对着每一尊菩萨沉思构想。一个月后,爱国馆工作圆满结束,我出发去到各地收集有关500罗汉的文字和图画资料。

          在500罗汉木刻版画创作厉程中,为了求得500罗汉传统画像画普,我寻访有关500罗汉的文史馆,博物馆、寺庙……收集了大量的绘画以及雕刻影像、图片资料,一一查阅对照。全部以坐在岩石上的坐姿罗汉为基准,手中各类法器和执物一一有异的静态为主的造型,进行画稿描绘。

          11月初,我回到贵州山里,这座山叫罗汉山,这里我有一处院子,远离城市的喧嚣,我能安静地创作。根据草图勾画白描线稿,对画稿不断地进行修改完善,尽可能地达到罗汉人物造型准确。在白描勾线上,做到线条流畅,衣纹与身体结构合理,能适合雕刻又有画意。

          12月初线稿完成,我在木材厂定制加工了500块木板(长45cm*宽30cm,厚1cm——2cm)开始创作。

          由于贵州雨水比较多,比较潮湿,木板有水份,刻画时细节就不能到位,特别是五官不容易控制,挑刀的时候,无数次将手刺伤,深深浅浅的都在流血……有一次手指被刺的好深,差点刺穿了,住了几天院(拆线后却留下永远的伤疤)。出院后,建了一间烘干房,把没创作的木板和创作好的菩萨像都放里面。

          创作到50尊罗汉时,我开始上石蜡(把石蜡放到比较大的铁锅,煤火加热后将木板放入锅内马上取出放置烘干房将油蒸发掉)、油漆(防腐和防虫的作用)。过了一段时间,发现木板开始出现裂缝,这等于这段时间的所有付出就白费了,我坐在地上好难过,但更难过的事,接下来的工作怎么办。那些日子,我一个人在山谷里独走……和树谈心,与鸟对话。不知道是我看花眼还是……天空中无数次显现菩萨们的形象,久而久之我这个凡夫俗子已成未落发的僧人……


          《山 僧》


          文/ 垚治


          晨曦的迷雾中

          我看见你孤独地张望和惆怅

          湖畔被划破的水痕

          也模糊了你的模样

          我只好带着沾有露珠的青荷奉上


          天黑了

          你带着瘦小的身子独自走过

          躲进蛱蝶蹁跹的花丛舒展眉头


          摸不着你遗落的足迹

          我看见墙壁上的倒影搬运着记忆的往事

          企图用满茧的双手舒平躲在你额头上久久的思绪


          在天空那边

          应该是你

          我在天空这边久久的凝望

          才读懂了你无言的倾诉


          熄了灯

          城市的声音也依稀没了

          微风又阵阵吹翻着你那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

          拨动着我内心的琴弦

          久久地在山谷回响


          山的那边啊

          应该是你

          我在山的这边迟迟的等候

          在回头的瞬间才发现你沉甸甸的背影


          你嘴角微翘的弧度

          让人浮想联翩成一本小说

          又突然间变成难以参悟的夜语


          为了解决问题,我去请教农村里的几个老木匠。老师傅告诉他做这项工作,要用古法制作木板。这样的木板有韧劲,保持时间比较长,木板也不会开裂。那什么是古法木板呢?古建筑的精雕花镶嵌板,就是特殊制作这种板。首先是选用质地比较柔软的材料,要用比较大的百年桐木、杉木、松木、橡木……把这些木头分割成无数薄片,尽量得到整张薄片这是最好的。不能有树结和空心腐木,有树结的地方硬度很大,刻不动。空心腐木处又得不到整张面积,坑洼多,无法制作全面光华的木板。切好片后,将调制好的浆液(天然蜂蜜、甘蔗糖汁、洛米面粉……等高温煮沸)均匀刷在板面上,将三块薄片合在一起分别排列好,等过了一定时间,再往每块板上适当压力,直到木板全部粘合阴干。

          于是,我跟着老师傅去到各村寨买树,再送到工厂加工制作。请老师傅监工,整个过程严格按照老师傅的要求。加工时上部分太细要去掉,下部分有树结不便于刻画也要去掉。所以,每一棵树能用的只能是中下部分,如果遇到虫眼或者空心的整棵树都用不了,只能又不断地去买树。合格的按照(长45cm*宽30cm,厚0.4cm——0.5cm)规格制作,板子比之前的轻盈好多,但是很有韧性,是最理想的创作材料。这次我先上石蜡,刻起来也很顺手,也很少受伤。

          将做好的木板,参照画好的白描线稿,用素描笔1:3的比例扩大所有细节再次描绘在木板上。描好后,开始着刀,每一把刻刀刀刃都要保持非常锋利(每一把刻刀基本刻3至5幅就得换新的刻刀)。同时每一根线条的刻画,屏住呼吸控制好轻重变化,因为古法制作的木板表面和中心的硬度有略微变化。稍不留神,就会滑刀,那这幅作品就没用了。

          就这样我每天伏案于画室创作,有阳光的天气就把刻好的搬运到二楼上漆。对于用漆,不要用油漆刷第一、二、三遍,后面的可以用油漆,也可不用。而是要用树漆,这样会使木板的结固力更好,更重

          要的是有防虫的效果。这个漆是土漆,在农村里的漆匠家买的,他们家里没有那么多库存,又去山上找漆树割漆。上好漆的板和画一张一张整齐的铺在磁板上凉晒。贵州山里的阳光是比较温柔的,每次晒漆要一天。虽然慢些,但是这样上的漆是最好的。持久性也相对好,而且漆会慢慢渗透进木板,板又加固了一次。而每一幅每一面画都要至少刷五六次漆,那这样也会加固五六次,所以就大大地增加了每一幅画的寿命。用老师傅的话来说,只要保管好,百年不坏,千年不腐。

          有很多人问怎么看不到我创作状时的照片,因为创作时不是360度集中,而是10万倍聚焦。心跳、呼吸、眼睛……都要跟着刻刀刀刃走,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分心,否则刻刀滑出,整幅画就毁了。所以在每一个瞬间刻刀出滑时,我宁愿刺伤自己,也要保护菩萨像不被滑破。尽管这样,还是有一两百幅是被滑破的。因此只要我进入画室,门就会锁上,严禁任何人出入打扰。有人说可以休息时做个样子,可是每天我的脑海里、心里住着的是每一尊菩萨,忘记了吃饭,忘记了时间和空间,忘记了自己。

          每一次创作,都要好几个小时。刚开始时每天只能创作1至2幅,因为手指头很痛。时间长了,手磨起水泡,血泡,最后变成老茧,皮肉和骨头适应了就慢慢刻的多了。

          可是日积月累,我的身体积劳成疾,很多时候腰都直不起来,弯腰两三分钟,就站不起来了。有一天晚上,刚从画室出来,就倒在地上,叫都叫不出来,可能过了10分钟左右,才慢慢爬起来缓缓地去躺在床上,翻身都痛,保持一个姿势躺了好几天。也不知道何时起脖子轻微转动,都会发出咯吱咯吱响声,胸前肋骨也在隐隐作痛,胸闷头痛,耳部发炎………身体每况愈下,最终又住进了医院。

          这是不是有一种说法:要完成一件伟大的事,就要遇到很多障碍呢?

          感恩佛祖慈悲,菩萨加持,我还是挺了过来。等身体好些,又开始继续创作,直到2020年10月圆满完成,我站在画室,看着每一尊菩萨像,不由自主的热泪盈眶。

          《问  佛》

          文/垚治


          口罩蒙住了春天

          星月伏在塔檐上诵经

          风中掉落的尘沙

          伴我在佛前默默祈祷


          只有不把希望当希望

          就不会因失望而失望

          我把时光停留

          截止在你转身之后


          摘下一整夜的牵挂

          写成沉甸甸的心事在岁月中洗礼

          我问佛

          何时涅磐


          2020年10月29日清晨,在佛堂跪拜后,驾车开始前往东华禅寺。开了一天车,晚上到达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平乐县住了一晚,30日早晨继续前行。

          2020年10月30日正午,我终于护送500罗汉木刻版画到达东华禅寺。东华禅寺法师及四众弟子们身着海清早已在东华禅寺正门牌坊等候,当时,内心说不出的感动。

          下午1时,由首座和尚顿瀚法师和我拈香,迎请仪式正式开始,法师们诵经,四众弟子每人手捧木雕罗汉像,依次将500罗汉恭请至大雄宝殿内。在首座和尚的带领下,法师及四众弟子们为500罗汉诵经。

          将500罗汉木刻版画圣像,供奉在东华禅寺的正觉堂中。无论对佛教界、艺术界,还是东华禅寺来说都极具历史意义。作为一座千年的禅宗古刹,作为新时代复建兴起的道场,东华禅寺既有着禅宗祖庭的古老血统,又流淌着中国传统文化的血液,与此次入住的500罗汉传统木刻版画圣像,仿佛有着不可言说的因缘。

          带着这份因缘,东华禅寺将不负十方护法信众的期望与供养,秉承着东华家风,继续发挥示范作用,服务大众,回报社会。
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责任编辑:静愚
              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[版画家网]的立场,也不代表[版画家网]的价值判断。
      1. 艺术家
      1. 艺术展览
      1. 艺术观点
      Processed in 0.094(s)   7 queries
      update:
      memory 4.162(mb)